通博官网登录-地摊概念股顺利办控制权争夺:被罢免的董事长称公司信披造假

  “地摊概念股”顺利办控制权争夺:被罢免的董事长称上市公司信披造假

  本报记者/黎慧玲/北京报道

  积极蹭“地摊经济”热点的小微企业财税服务提供商顺利办(000606.SZ),正在上演股东内讧、罢免董事长、抢公章争夺控制权的戏码。

  5月27日,顺利办发布了罢免董事长彭聪的公告,理由是彭聪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关机关受理,因此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总裁等相关职务。资方拟为代履行董事长职责的,是大股东连良桂的儿子连杰,被提议为新总裁的华彧民,此前既非员工也非董事。

  顺利办的前身是成立于1996年的青海明胶。2016年,神州易桥(北京)财税科技有限公司借壳青海明胶上市,神州易桥的股东为彭聪、百达永信(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和新疆泰达新源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发行价6.81元/股,总对价10亿元。之后由彭聪担任董事长。2017年,神州易桥进一步剥离业务,专注于用O2O模式为中小企业提供注册、财税服务、投融资等多项服务,公司简称变更为“顺利办”。

  6月9日下午,已被罢免的彭聪公开现身,称公告中“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安机关受理”是恶意诬告,截至当日,他没有收到来自公安机关的任何立案调查通知或配合调查通知。

  他还声明,顺利办的部分董事于5月6日、 5月26日两次采用突袭方式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作出更换董事长、总裁等董事会决议,违反公司章程和上市公司程序,他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决议。

  “这次的行为本质上是少数股东为自己的利益而去操纵董事会,让上市公司给予他更多的利益。”彭聪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有股东想要通过减持获取额外利益。

  作为顺利办的创始人及原董事长,彭聪直接持股10.2%,通过一致行动人持股5.98%,合计持股比例为16.18%。大股东连良桂直接持股16.78%,两者比例非常接近。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公司大股东连良桂想让彭聪接手他的部分股份。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一旦发生转让,两者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拉近,甚至使大股东的身份发生转变。

  《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顺利办董事会秘书办公室,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抢公章、两次突击召开董事会

  一纸罢免公告的背后,是这家股权分散的公司爆发过激烈冲突。

  彭聪称,5月6日,上市公司突然召开股东大会宣布罢免董事长,同一时刻,监事会主席于秀芳带领十几个与公司无关的人,来到北京办公室“收缴公章”。

  “4月30日大家还坐在一起开董事会,对我2020年所有的总裁办的工作计划非常满意。”彭聪对本报记者表示,中间隔了一个“五一”长假,复工的第一天5月6日就出现了抢公章这一幕。

  当时负责接待“抢章者”的公司高管回忆,当天9∶23,上市公司突然通知9∶30要开临时董事会,在微信群里开会宣布彭聪被罢免。

  9∶55,临时董事会会议结束。约5分钟后,监事会主席带着一个律师和另外十几人来到公司,声称接受上市公司委托,来收缴公章和财务材料、执照。“我觉得非常不合理,坐飞机都赶不到,肯定是预谋好的。监事会我不清楚是被谁操纵的,就要收公章。”该高管表示。

  面对这一突发情形,彭聪随即向证监局汇报,青海局要求董事股东们同去汇报情况。在证监局,彭聪与连良桂达成一致,称5月6日事件是“一场误会”。发生在5月6日的临时董事会并没有形成决议,因此没有实现罢免。

  5月25日晚10点多,董事会再次发议案邮件表示第二天早上要开会审议罢免董事长一事。顺利办公司法务回复表示程序违法,董事长正常在任期间,按公司章程和公司法,应该由董事长召集会议,此抗议没有起到作用。

  5月26日,大股东连良桂的儿子连杰建了一个微信群,准备召开会议,彭聪在群里表态会议的不合法性后,此群被连杰解散。彼时在公司尚无职务的华彧民重新建了一个没有时任董事长和董秘的新微信群,以语音电话形式召开会议通过了罢免董事长等7项议案,证券代表在深交所发布了公告。

  根据公司法及顺利办公司章程,董事长负责召集和主持董事会会议,只有在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方可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一名董事履行职务。因此彭聪方面指控两次临时董事会为违规操作。

  “5月6日双方在青海是有交流的,实际上是希望彭聪购买他(连良桂)一部分资产。”知情人士表示。公开资料显示,连良桂已经将其持有的99.96%股权进行了质押,其中大批股票将在6月15日到期。另有消息表明,连良桂通过其他各种渠道的借贷款总额高达14亿元,这些债务也面临到期的风险,该说法暂未得到当事人验证。这家上市公司两次突击召开董事会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诸多问题仍等待回答与公开披露。

  证监会问询

  重组之时,顺利办的股价曾冲高至18.7元/股的历史峰值。随着业绩走低,公司内部斗争爆发后的股价一度跌至2007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3.53元/股。

  顺利办2019年逾10亿元亏损与巨额商誉减值、高层变动等情况引起监管层的关注。

  6月4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顺利办发出年报问询函,要求解释包括主营业务毛利率过低,超7亿元商誉减值的合理性,罢免董事长的程序问题,以及公司流动性风险等。截至发稿,顺利办没有在深交所发布回复函。

  年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增175.5%至20.25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189%,亏损额超10亿元,主要原因是资产减值,其中商誉减值准备7.59亿元。这7亿多元的计提中,神州易桥就占5.24亿元,快马财税1.78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仍有16.9亿元商誉可能面临减值风险。

  2016年重组上市时,公司对业绩设定了对赌方案。彭聪、百达永信、新疆泰达作为业绩承诺人,承诺神州易桥在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9400万元和1.07亿元。如未达成,彭聪等三方将以相应股份对上市公司进行补偿。

  上市后,顺利办迅速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推行合伙人模式,千城千店覆盖全国31个省份,加以收购来做大公司规模。但业绩仍不及预期,2018年神州易桥实际净利润仅为0.84亿元,未能完成该年度的业绩承诺。

  2018年收购的快马财税,到去年底剩余的终端资产仅剩30家,与2018年重组完成时的109家终端资产数量相比严重缩水。

  彭聪6月9日强调,目前顺利办的业务开展顺利,经营运转正常。财报显示,一季度营业收入10.92亿元,同比增长184.06%,已经超过了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的一半。截至3月31日,公司总负债率41%,短期借款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负债为0.63亿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

You may also like...

通博手机版登录-

通博手机版登录-